echo

一篇读后感

     作者大大好!这篇文我从第一篇出来的时候就开始读,当时觉得这篇文章的hp paro很吸引我,因为我是个hp迷,然后人物性格的描写也很贴近于我心中的他们(当时还以为格瑞是拉文克劳,后来没想到是斯莱特林,但一看作者大大的解释又合理了_(:з」∠)_)。一开始以为要过很就才能看到第二篇,没想到作者您特别勤快,我再次看到的时候已经更了两三篇了,然后这个系列就变成我每天一刷的功课 还推荐了一些小伙伴来看。关于文笔情节方面我没什么能评论的,我觉得都很棒!hp没有在巫师界战争背景的时候就应该是小巫师开开心心的日常嘛,没必要像原著一样沉重,这种平平淡淡的日常(虽然我感觉还是有一条暗线的)才是最棒的。然后谈一下格瑞和金,这里的格瑞看起来还是有着悲惨的身世还有依然关心着金,但是这里的金看起来比原作稍微成熟一点更能理解格瑞一点。他们两个在这里能够相互体贴,而且有着一种默契,看起来就很甜了。其他人的话,当时和小伙伴讨论了一会别人的分院,没错就是安迷修,发现他和雷狮在一个学院的时候总是担心会不会狮院内战,但仔细一想这不就是帕西和双胞胎模式的升级版嘛,也就释然很多了,但还是很想笑w。还有关于大故事背景的一些想法,虽然作者您说了没有主线,但我总能读到一点点伏线,无论关于金的魔杖(看起来是在暗示黑金嘛w),被诅咒的扫帚,格瑞的伤和家庭,还有到现在还没出场的嘉德罗斯小组(但这位应该是光明正大和格瑞怼w)和不知道会不会搞事的鬼狐教授(突然觉得他大了一辈怎么办,还有我还是有点期待有没有莱娜小姐姐)。不过日常中的非日常也是很重要的一部分嘛,所以只要他们最后能解决可能发生的各种情况就最好了。以上这个应该不算长评,就只是长一点的读后感,因为这个系列真的很对我的胃口,看着他们相处的点点滴滴就很开心。祝作者日后写文也能顺顺利利,灵感不断(。・ω・。)ノ♡
p.s.写完发现评论里面放不下了,只好单开一篇了_(:з」∠)_ @千和安

国王游戏(尤昴)

       写在前面的话:大家好啊,这是新人第一次写点什么,就挑了尤昴下手。因为是新手上路,所以文章的确比较幼稚,还有ooc请包涵,还有有建议欢迎提出,我也会想办法改正。。。尽力吧。这是群内的作业,至于选了什么题目,请自己看下去www而且这只是上,至于为什么没打完而且还篇幅不长、主要内容还没开始就发,大概因为要逼自己打完吧,至于之后的,应该会慢慢产出。废话到这里,接下来请看正文。

国王游戏(上)(尤昴)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呢,他在心中想到,然而下一秒,还是推开了眼前的门。

-----------------------------------------------------------------------------

  尤里乌斯·尤里克乌斯的眼前正上演的是,足以动摇他引以为傲的自制力的画面。

  眼前的大厅,或者说本应该是大厅的地方,现在已被坚冰封住看不出原来的构造。而处在其中的人们却并无任何反应,反而表情严肃犹如置身于战场之上,盯着桌上的木签——假如无视了蓝发小丑愉悦的笑容,粉发女仆身上的奇妙衣装、头顶以冰做的猫耳乃至身后的猫尾,绿衣少年身前散发着奇异气体的杯子以及内容物繁杂的盘子,以及最后,自己友人明显小了一号的背影以及套着的女仆装。

  “咦,尤里乌斯君来了呢。”在这片异常中仍展露微笑的白发少女向他打了个招呼,仿佛眼前的一切怪异都只是他的错觉,“昴,尤里乌斯来了哦。”

  “啊,艾米莉亚碳,为什么要点名我,难道还是认为我和这家伙关系很好吗?这点我一定要反驳,我和这家伙关系最差了啊!”突然传出的是稚嫩的少年的声音。也许是感觉到了少女微妙对此事的热衷程度,菜月昴一直竭尽全力地防止她进入奇怪的线中,虽然尤里乌斯并不能理解他是什么意思,但从沮丧的态度来看,好像并没有什么作用。

-----------------------------------------------------------------------------

  你还是,如此眷恋着艾米莉亚大人,这仿佛是,你在我心中最深刻的印象,无论如何也要奔向少女的背影。

-----------------------------------------------------------------------------

  尤里乌斯看了一眼并不打算转头看他的友人——当然那种令人羞耻的姿态应该并不会希望看见他吧——“以现在你的姿态我不认为我有必要与你争论。那么艾米莉亚大人,能否请您为我解释一下,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继续向笑容灿烂的少女问道。

  “诶,可以哦,因为以前昴说要锻炼我的。。。”

  “等一下啊,艾米莉亚碳,这算是我们的内部机密吧,随便透露给别的阵营的人真的可以吗?”

  “巴鲁斯,闭嘴,这是你的主人的决议,作为狗的你,没资格反驳。”女仆露出的左眼中透露出了狡黠意味,配合着头顶的猫耳有种异样的和谐,然而身上的衣服却不得不令尤里乌斯更加介意,

-----------------------------------------------------------------------------

为什么,她会穿着你的衣服?

-----------------------------------------------------------------------------

  少年的激烈反对使得尤里乌斯叹了口气,“如果是阵营有关事项的话,那么我就。。。”

  “没事的哦。”少女向着少年露出了微笑与闪闪发光的眼睛,“昴,这只是个游戏而已,而且尤里乌斯君不是你的好朋友吗?这样他也能加入进来了呢,一定能很开心的呦。”看着少女兴致勃勃的样子,也许少年还想反驳什么,但也终是无力地垂下了肩。

  “如果是艾米莉亚碳的愿望的话。。。可恶,怎么还是感觉自己进了奇怪的线,艾米莉亚碳不要那么感兴趣啊。”

  名为国王游戏的奇妙游戏是菜月昴向众人推荐的,虽然和王选扯上了边但怎么想都是少年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而做出的建议。

-----------------------------------------------------------------------------

这样的游戏,其实只是玩闹吧。你所期望的,是能从这里得到什么呢?与所爱之人,亲近的机会吗?

-----------------------------------------------------------------------------

  理解了信息的后,尤里乌斯不自觉地重重叹了一口气,想到少年现在滑稽的身姿完全是巧合与自作自受,不由得露出了一个压抑着的怪异笑容。扭头看了穿着女仆装的幼龄化少年,尤里乌斯眯了眯眼睛。

  也许是不希望自己的丑态被讨厌的人看到,少年保持着僵硬的背影吼道“可恶啊,怎么偏偏在这种时候这个家伙会到这里来,还有明明这次贝亚子不在了,还有奥托垫底,为什么我还是这么惨,还被奥托坑了!”

  “在您眼中我就是拿来垫底的嘛昴先生!还有您的衣服可是你自己要求调换的啊!”奥托语中内容看起来是抱怨,但其中的笑意却遮掩不住,看向少年的眼神中也充满了揶揄。

  “啊啊啊啊,太可恶了,奥托你一定是开挂才知道我的签号的吧,还有你到底是怎么回事,随意配置药品就能调出变小药?拉姆不是说过这里都是无害的药草吗?”也许是气极了,菜月昴终于转过身去大骂,这让尤里乌斯终于能看清他的侧脸——年幼许多的脸孔使那对上吊眼的威力减弱不小,而额前一直梳起的发也放了下来,让整个人看起来更柔弱,而涨的通红的脸却使其看起来更像个令人怜爱的孩子。“而且要求调换衣物竟然抽中国王?对方还是女仆装?这是哪门子的三流小说啊喂!还有为了逼迫人穿衣竟然用冰做了隔间,罗兹瓦尔你也很无聊吗?”

  少年似乎还在抱怨着什么,但尤里乌斯已经有些无法集中了。

---------------------------------------------------------------------------------------------------------------------------------

  也许还是因为你看起来太弱才不会把额发放下来吧,他漫无边际的想着,还有女仆装看起来大了很多,直接目视简直像是犯罪。而且,这里所有人的眼神都在你身上呢,被关注着的你,只是不想让我看到你这幅姿态吗?不对,为什么他会介意这些,为什么他会想到这些,为什么,心中无法平静?他终于开始注意到自己在想什么了,本能已经在预感着什么开始不妙了。

-----------------------------------------------------------------------------

  “那么,既然只是你们在玩游戏,我就先退下了。还有,昴,不要再对小姐们有糟糕的要求,虽然我认为你也不会如愿。”

  “什么。。。!”菜月昴终于转过身正视着他,涨红着脸想要站起来,但尤里乌斯已经转身大跨步地朝门的方向走去,仿佛要逃离背后这片不祥之地。

-----------------------------------------------------------------------------

快点离开,再不走就要来不及了,就有什么要。。。但是,也想留下来,让你的眼神,不止停留在别人的身上。

-----------------------------------------------------------------------------

     “等一下,最优骑~士”蓝发魔人抬头望向了他,“这~么有趣的游戏,真的不来玩吗?我们的王,艾米莉亚,刚刚也邀请你了哦。小姐的邀请,最~优的你,应该不会拒绝的吧。”魔人的脸上露出了仿佛明白了什么的恶劣笑容,右眼上的涂鸦仿佛在扭曲地嘲笑着他的逃避。

-----------------------------------------------------------------------------

 看,逃不掉了啊。

tbc


荒河的repo,不知道写了点啥。。。
太太的荒河我已get,顺便看了新番外。。。感觉到了一种淡淡的伤疼感,在什么都没开始时就已经定下了一切的结局。还有guest的番外,一秒被治愈啊!总之,谢谢太太以及staff组的各位,让我能看到这篇文章,得到一种奇妙的感动。还有太太求你在再写不要这么虐了T_T

原谅你我错过了彼此的一生

写在前面:大大完文并且我看完文这么久才写书评怪怪的,但我觉得我应该写些什么,来表达我对活在文中的这两个人物一切错过的叹息以及自己的心塞。另外以下全是个人想法,如有不合理请原谅,如有与他人重复也请谅解,如有措辞不当以及病句,更请谅解。同时占个tag。
========================================
荒河中的两人,经历了一场双向错过。

叶修一直是个很温柔的人,温柔到为他人考虑了一切,温柔到让他人做一个一无所知的白痴也不手软,温柔到残酷,无论对人对己。所以当他知道自己的死期时,他宁愿将自己的心藏起来,让自己分出他所爱者的世界,哪怕死前也放弃了表露心声的机会,在面对死亡时有恐惧,有后悔,有愧疚,却还有最终的放下。原来,我活过啊,原来,一切的情感是活过的印记啊。但一切总有大白于天下的一天,当那天到来时,被蒙蔽的白痴总会醒悟,并留下切骨的伤疤,这么说来,他又何偿不所希望爱者记住他,哪怕每次想起都犹如剜骨。那么倘若叶修不死,他会怎样呢?他还是会看韩文清娶妻生子,看他与他人白头偕老,看他最终一无所知。因为他不希望他有一点苦恼,只会全心全意祝所爱者幸福,如此,他的死亡反而是更好的结局了。所以这一场错过,是叶修的一场为爱而演的,绝无退路的戏。

而韩文清呢,我不认为他有任何错。他是个正常人,他会有正常的生活,他会爱上别人。也许,他感到了叶修的情感,但不会直接联想到爱情。因为这在他的世界中是怪异的存在。所以,他在无人提醒时,也不会发现自己潜藏的感情。只会行动于本能中的爱意,给叶修有如甘露也如毒药的温柔。于是,他看着叶修所演的戏,最终落幕时,留下了无法磨灭伤痕。到那一刻,哪怕是迷茫,是苦涩,是愧疚,却不会后悔,因为他还有接下来的生活,他还有他的妻子他的家。但是错过的已经错过,他今后,依旧正常的生活也会留下叶修的影子,他的爱情也会留下划痕。这也许也会是他醒悟后所能做一切了,在叶修留下的美好的祝愿中,在叶修留下的痛苦的伤痕中,幸福的活下去。

那假如叶修早早表明心迹呢,也许他们会经历风雨的在一起走下去,毕竟是两个如执着的人;也许会遭遇拒绝最终放下一切成为好友,毕竟是两个人如此洒脱的人;也许一辈子也不会超越点头之交,毕竟是两个如此骄傲的人,这一切也终是爱得早的人输得惨。不过,一切已经错过,尘埃落定。

再提两个人,叶秋与韩文清的妻子。他们是这场戏最无辜却又受到最大伤害的人。叶秋看着最爱的兄长的因爱而做的一切退让与所受的身体精神上的一切痛苦却无法阻止,韩文清妻子污垢的爱情终会蒙上些许尘埃。他们身陷戏中却只能任凭其继续,无能为力。

最后,请原谅我错过你的钢琴曲,请原谅我错过你的电话,请原谅我错过你的爱情。

请原谅我错过你的婚礼结尾,请原谅我错过你的回电,请原谅我错过你的懵懂。

请原谅你我,终是,错过了彼此的一生。